西瓜视频茄子视频app官方版

【 .】,精彩免費!

徐隨珠聽說后,直夸石總是個人才!

她當初怎么沒想到開個照相館呢?這年代不像后世,人人手里不是相機就是手機,拍照哪里還用找專門的照相師傅?

可這年代,雖說條件好的也買得起相機,但畢竟是少數。出來玩,基本都是找照相師傅拍的。

王縣聽秘書匯報,說“工藝品一條街”還沒開起來就已經有不少攤位訂出去了,高興得直夸徐隨珠有本事。

“我還擔心這‘工藝品一條街’批是批下來了,撥款也申請到位了,卻沒幾個攤開起來,這多尷尬?幸好幸好……還是徐老師有法子!帶頭支攤賣點游客們喜歡的商品,等人氣旺起來了,‘工藝品一條街’的名頭打出去,總會有手藝人被吸引過來的……”

劉秘書扶了扶眼鏡:“徐老師出的主意總能讓人眼前一亮、熱情高漲,一條街的規劃圖一出來,我都想去支個攤了。那一片日后必定發達!”

王縣失笑:“人家手藝人賣手藝,賣什么?上臺的演講稿嗎?”

“也不是不可以啊,我可以給不識字的代寫書信?!眲⒚貢鹣纫仓皇情_玩笑,說著說著忽然亮了眼鏡,“誒!王縣,我們可以賣明信片??!把漁村……不,把整個峽灣鎮,包括福明島上具有標志性的海洋所信號塔、鎮上的職工樓、氣派的白金海岸、荔山村的溫泉山莊,還有美麗富饒的福聚島等等,拍下來印刷成明信片,宣傳、掙錢兩不誤!”

王縣聽了覺得挺有道理,不過——

“別的倒都是代表性建筑,這五層的職工樓不算啥吧,縣里多的是這樣的板樓?!?/p>

劉秘書笑了:“王縣,開春還沒下漁村看過吧?職工樓馬上要竣工了,猜他們把外墻粉刷成了什么顏色?”

戴帽子的小蘿莉居家生活照

“藍色?”王縣毫不猶豫地猜道。

靠海嘛!藍色多正常。

劉秘書神秘一笑:“是,也不是?!?/p>

“啥意思?那湖綠色?”

既像藍又不像藍,這下對了吧?

不想,劉秘書依然是那句:“是,也不是?!?/p>

“藍灰?”

“是,也不是!”

“小劉趕緊給我公布答案!”

猜什么猜!以為玩游戲呢!

王縣眼一瞪:“快點!我這還有事要忙呢!”

劉秘書嘿嘿一笑,公布答案:“海洋所把職工樓涂成了七彩色,那不是五層樓的板樓嗎?一層一個色!除了灰藍和湖綠,還有鵝黃、桃粉、玫紅,然后陽臺和屋頂刷了奶白和棕紅……正好七個色?!?/p>

王縣聽了直抽嘴角:“陸所長看著不像是悶騷的人啊,怎么想到把職工樓粉刷得這么鮮艷?我猜一定是他夫人徐老師的主意!”

別說,還真被王縣猜對了!

年初,職工樓的包工頭找陸馳驍問墻體粉刷用什么色。

往年吧,外墻都是砂礫本色——清一色的灰,哪會特意去調涂料。今年聽說外地有樓盤刷成了奶黃色,每戶陽臺又用紅色或藍色做勾勒,明媚又干凈,一下吸引了不少想買房的顧客。這不出于盡責的態度,來征詢陸所長的意見了。

陸馳驍能有什么意見?職工樓是給職工住的,地基堅固、樓板結實就行了,外墻粉刷用什么色還來問他?

一個外墻刷成奶黃色,還紅色、藍色勾勒,幼不幼稚??!外人一看,還當是哪家幼兒園呢!誰會以為是職工宿舍?

剛想毒舌一把,卻聽孩子媽說道:“對哦,我記得們那職工樓有五層,再把頂樓和陽臺留出來,要不試試彩虹色?”

徐隨珠起先純粹打趣,話出口想起了后世流行的網紅打卡地點——彩虹跑道、彩虹小區……

多有特色呀!

當即建議陸馳驍試試。

“嫌色彩對比太鮮艷,可以調一下的嘛,比如藍調成灰藍、綠調成湖綠……職工樓本身就是一個小區,是一個大家庭,粉刷得漂亮點,有助于團結和諧。對了,院子里空地大嗎?大的話修個籃球場、添幾副單雙杠……職工的子女,玩樂運動有了去處,就不會到處亂跑瞎逛,減少跟風學壞的概率……”

陸大佬:“……”老婆說什么都對!

就這樣,海洋所的職工樓,外墻一經粉刷,從原本最受鎮民們歡迎的樓,一躍成為峽灣鎮的明星樓。

不僅深受本地鎮民的喜愛和矚目(進海洋所的,驕傲;想進海洋所的,向往;沒機會進海洋所的,羨慕),而且還引得外村人都接二連三跑來峽灣鎮一睹七彩職工樓的風采。家里條件好的,還帶相機過來,站在這棟七彩色的住宅樓前拍照留影。

一傳十、十傳百,方圓數百里的居民都知道峽灣鎮有一棟住宅樓特別好看。

現如今,縣政府決定出一套峽灣景區的明信片,一套

十張,張張都是峽灣鎮的標志性建筑,包括這明星樓。

大伙兒就更期待了。

景區還沒完全建好,就有這些個大動作了,等建設好,對外開放了、引來全國各地的游客了,還不大發???!

想到不久即將到來的蒸蒸日上的好生活,鎮民們個個笑逐顏開。

唯獨陳四海家,再高興的氣氛也驅散不了家里籠罩的烏云。

蓋因他那不省心的閨女堅持要離婚,從年前鬧到開春,這不,開春去了趟東北,不曉得怎么鬧了一通,終于把婚離了。

出嫁時男方摳門不給彩禮、娘家一怒之下沒備嫁妝,所以離婚就一個包袱幾件衣裳,寒磣得像是來逃難的。

回來后成天待在娘家啥事也不干。期初念她剛離婚,心情不好,可時間久了,家里人也受不了啊。讓她出去上班,卻答鎮上沒有適合她的活。

陳母氣急了罵道:“鎮上沒合適的活?人家徐隨珠堂堂大學生,承包了小島養珍珠,如今當了老板,還堅持在學校教書呢!一個中專生卻嫌這嫌那,不上班,打算賴娘家一輩子???我和爸可吃不消!”

陳媛媛氣得跺跺腳:“媽!我剛離婚,就讓我出去,被人指指點點的,我不要面子的嗎?”

類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