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聊app客服电话

() “你們想干什么?是想砸場子嗎?”店里修為高一點的,也擰著眉心走過來。

店內提前進來的,一些大宗門的弟子也圍了過來。

看到楚蘊等人的裝扮,又有人小聲呸了一口。

“有傷風化……”

然后再次感受到一股冷氣襲來的時候,那人縮了縮脖子。

朝身邊長身玉立的白袍男子身后挪了挪。

“小師叔,剛才…….怎么回事?”

男子目光落在那道火紅色身影上。

清冷的薄唇吐出兩個字,“閉嘴?!?/p>

歡喜門的蘇凝紫么?

好像和傳言中不一樣。

領頭那人眼神不善的看著楚蘊。

春末姐妹花粉嫩又可人

“砸場子?”楚蘊淡淡的道,“你們不開門做生意,這店開著有什么意思?”

“呵…..我們自己的店,想做誰的生意就做誰的生意?!?/p>

那人目光一冷,直接對手下道,“一起上,把她拿下?!?/p>

不過一個元嬰初期。

要說平時,他們也不會輕易得罪這樣的人,畢竟是一個門派的掌門。

但是今天…..

只要攀上那位大能,他們還做什么拍賣行啊。

“掌門師姐,咱們真的要動手嗎?”慕雅有些不安。

這些人一看就是有什么依仗。

他們雖然剛剛得了好功法,但咱也不能這么膨脹不是?

好歹等實力起來了再剛啊。

楚蘊隨手解決掉落在自己面前的劍花,“你不動手等著被打嗎?”

慕雅:……

好吧,不打也得打了。

“哎,你說,歡喜門是集體中邪了嗎?也不想想拍賣行為什么要清場?!?/p>

“要我說,這個新任掌門肯定是個腦子有問題的。這才剛元嬰呢,就這么妄自尊大?!?/p>

“要說蘇凝紫也算天才了,百歲不到就突破元嬰。要知道就連仙渺宗的蕭恒也是一百二十歲突破元嬰的。

還有……”

看了一眼拿到清冷的身影,“靈虛峰的沉昱小師叔,也是一百五十歲才突破元嬰。

要是蘇凝紫穩住道心,說不得歡喜門還真能一躍成為大宗門呢?!?/p>

“這就是小宗門的局限,看吧,好好的天才,可惜心性不行?!?/p>

“眼界太低了。要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哪?!?/p>

“就是不知道拍賣行到底有什么依仗,到時候對蘇凝紫可會寬容一二?

畢竟,也是千年難得一遇的天才?!?/p>

“呵呵,寬容?你想的美。別人家的天才,當然要找到機會就摁死在搖籃里,不然,等著別人成長了上來給自己拍板磚?”

看著場中的打斗,一群大宗門的人嘰嘰喳喳吃瓜。

唯有沉昱,臉色淡淡的,但是目光,一直落在那道紅色身影上。

剛才……

連他都沒看清,她是怎么出手的。

沉昱正看的入神。

那女子突然回頭,兩雙眸子就這么對上。

沉昱的手下意識就捏緊了。

然而下一秒,就看那女子淡淡的撇開目光,漫不經心打落撲到她面前的一個修士。

沉昱:……

他剛才,感受到了一股殺氣。

那絕對不是元嬰修士能有的。

這種強悍的氣息他只從自己師父身上感受過。

楚蘊一直慢悠悠的應付面前的人。

有時候看到人飛過來,直接把人打到歡喜門其他弟子面前。

跟她出來混,以后還有不少這種場面。

他們得盡快適應。

歡喜門弟子:……

歡喜門弟子們應付的很吃力。

但是不敢對楚蘊抱怨。

最近的掌門師姐性子摸不透,太古怪了。

不知道誰目光一掃,看到杵在一邊看戲的無極宗弟子。

“靠,你們特么的就站著看熱鬧?還不過來幫忙???”

無極宗:…..

有人說話了,悄悄的,“大師兄,咱們就這么看著,是不是有點不厚道???”

雖然的確是歡喜門自己湊上來的,但是好歹大家也算一起被趕出來的不是。

有那么一丟丟革命友情。

被叫大師兄的男子神色一凜。

目光落在楚蘊臉上,耳朵有點燒的慌。

楚蘊的目光也正好過來。

看著他,“大師兄?當初不是說你們五個是外門弟子嗎?”

大師兄瞬間爆紅了一張俊臉。

一巴掌拍在多嘴那人頭上。

當初他們五個師兄弟為了一點資源,假裝是外門弟子上門給蘇凝紫交易的事,簡直就是黑歷史。

而且拿了瞟資沒辦事。

更是黑歷史中的黑歷史。

同時也疑惑。

當初他們明明就用了術法改變了榮貌。

怎么還是被認出來了。

認出來了也堅決不能承認。

強行冷著臉,“蘇掌門,您認錯人了吧?!?/p>

楚蘊,“呵呵……”

那冷淡至極的呵呵,差點沒讓大師兄找個地縫鉆進去。

丟人,太丟人了。

被一巴掌拍懵了的同門又問了,“大師兄,咱到底幫不幫?”

大師:……

想到那聲冷嘲,一下子血氣沖天。

咬牙,“幫?!?/p>

歡喜門一群女子都不怕,他們要是慫了的話,說出去也不用混了。

雙方打了好一會兒,誰也奈何不了誰。

畢竟開拍賣行的,實力也就差不多相當于一個小門派。

現在和另外兩個小門派,打成平手也算正常。

楚蘊看時間差不多了,揮一揮衣袖,帶起一地灰塵。

拍賣行的人瞬間感覺兜頭一片沙塵。

然后。

“砰砰砰?!?/p>

重物落地的聲音。

女子清淡中透著嫵媚的聲音傳來,“再問一次,今天,還做不做生意了?”

拍賣行:……

眾人:……

“嗯?”

威壓釋放下去。

躺在地上的人感覺內臟都要被碾碎。

“做做做,我們做?!?/p>

現在哪里還想著討好什么大能啊。

當務之急是求眼前這位大能饒命。

回去一定要狠狠教訓打探消息的人。

蘇凝紫是金丹期?

神特么的金丹期。

這么恐怖的實力,說是化神期大能也不為過。

震驚的還有其他大宗門的一群吃瓜群眾。

驚的嘴巴半天合不上。

“小……小師叔,那位蘇….掌門,到底是什么修為???”

看上去好厲害的樣子啊。

跟小師叔一樣厲害。

都是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人甩翻了。

沉昱面無表情,心里卻驚濤駭浪。

被小師侄一提醒,他才發現。

他…..竟無法看出她的修為。

明面上的元嬰?

絕對不可能。

但是他就是看不透她的真實修為。

這種情況只有一種解釋。

那就是對方的修為遠遠高于他。

可是蘇凝紫才八十多歲啊。

自己已經算是整個大陸少有的天才之一。

還有靈虛峰這樣的大宗門支持。

才能在三百歲,突破元嬰,進入化神初期。

那蘇凝紫。

一個小的幾乎可以被忽略的雙修門派,年僅八十多歲的化神以上修為。

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類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