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一个丝瓜视频丝瓜视频

【 WWW.】,精彩小說免費閱讀!

面對著眾人的求情,徐老頭似乎有些松動。

站在那兒,一時間也不知道到底是該拒絕,還是留下。

“徐爺,先過去吧!”

劉浩見徐老頭猶豫,便是道,“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說完這話,劉浩的目光微微一冷,便是掃向了其他的眾人。

嚇得那些還想要說話的人,頓時立刻閉上了嘴巴,連半個聲調都不敢出了。

這時候,徐老頭也就沒有再多說什么,默默的抱著徐姻去了旁邊的房間。

……

待得徐老頭離開之后,劉浩這才走到了徐民的身前。

“我幫他看看?”

劉浩向徐民問道。

圓眼清純小美女純白木耳睡衣露胸前春光房照

徐民也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衰莫大于心死!

兒子就是他唯一的命根子!

如果真的死了,他便真不覺得這個世界還有什么好留的了。

這也是他之前為什么敢硬頂興隊長的原因。

而這一刻,他同樣也不怕劉浩。

但他心里對劉浩卻是有著極大的敬意!

因為,自己和自己的兒子都還沒有看錯人!

這個叫劉浩的人,沒有跑!

在徐姻生死不明之時,他可以不顧一切!

現在,又是在七村大難之際,他又回來了!

雖然,他們父子之前做錯了一些事情!

也發生了一些不愉快!

但他們也都打心底的敬重眼前的這個年輕人!

所以,這一刻,他也沒有擔心劉浩會對自己的兒子不利!

……

劉浩也不知道徐民的心里在想著什么,此刻的他,只是想著要救徐達。

所以,在征求到了徐民的同意之后,劉浩便是給徐達檢查傷勢。

檢查完成之后,劉浩的眉頭便是皺了起來,臉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略顯陰沉的凝重之色。

“沒救了嗎?”

徐民看到這表情,便是絕望了。

他喃喃著,“也是啊,童青鋒都說了,這種毒沒解藥了,又怎么可能還救得了呢?”

“能救的!”

劉浩卻是搖了搖頭,道,“別人救不了,但我能救!”

“只不過,現在我的手上也沒有其他的靈藥,所以,暫時還無法幫忙恢復到最佳狀態!”

“只能先將他的毒給壓制??!”

“要想救他的話,還得要等我把所有的事情處理完成之后,才能給他找解藥!”

聽得此話,徐民一愣。

然后震驚的問道,“此話當真?”

劉浩也沒有回答,而是直接將人抱了過來。

然后,將徐達的身體翻轉。

拿出一把匕首,將自己的手腕切開,放了一些血給徐達服下去。

然后,又是在徐達的身上連點數下。

接著,就見徐達肩膀處的傷口,不斷的有著黑色血跡流了出來。

過了大概片刻之后,黑色的血液漸漸的變成了暗紅之色。

而徐達暗紫色的皮膚,這一刻,也是變成了蒼白之色。

當即,劉浩便是用匕首將徐達肩膀處的傷口給切下了一塊爛肉。

然后,又是一掌拍了下去。

嗤嗤……

頓時,一陣陣的煙霧升騰而起。

不過幾息的功夫,徐達的傷口,便是被燒成了一塊暗紅色的傷疤。

做完這一切之后,劉浩就把人交給了徐民,道,“他的毒已經被壓制住了,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

“不過,什么時候能夠醒來,我也不敢肯定!”

“先看著他!”

徐民也不知道劉浩說的是真是假。

但這時候,死馬當成活馬醫。

對方說還活著,他就暫且信著吧。

便將人接了過來,摟在了懷中。

……

給徐達壓制住毒素之后,劉浩也沒有直接離開。

房間內還躺著八個女人。

這些女人全部都是中了毒的。

這種毒,是一種比較陰險的毒。

但索性,其毒素并沒有徐達中的那么猛。

不需要他去尋找靈藥,便可以救治。

但是,也少不得要在這些女人的身上動些刀子。

不過,這時候,劉浩也管不得其他了。

當著眾人的面,直接將這些女人的外衣脫下。

然后,一一在他們的身上切出了十八道傷口。

這十八道傷口,主要是神經最為敏感的穴位。

那些陰險的毒素,主要是聚集在這些位置,只要把毒從這些位置排出來,她們基本上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做好這一切之后,劉浩就站了起來。

也沒有理會眾人詫異而帶著怨恨的目光,轉身便是朝著另一個房間走去。

……

進入房間,劉浩就看到徐老頭已經將徐姻放在了床上。

而他自己則守在床邊。

“徐爺,先出去等著吧!”

劉浩便是說道。

說出這話的時候,劉浩的臉也是下意識的紅了一下。

雖然說,他和徐姻已經有了實質性的關系。

但這種事情,終究還是讓他有些害羞的。

徐老頭也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點點頭,默默的站了起來,便離開了房間。

待得徐老頭離開,劉浩的目光便是也是落在了徐姻的身上。

徐姻所中的毒,和那些女人一樣。

如果,用種方法解毒,也不是不可以。

但如此一來,就要給徐姻的身上留下太多的傷疤了。

劉浩不想這樣做。

他不想讓徐姻受到任何的傷害。

而且,還有一種更好的方法解毒。

他相信,徐姻也肯定更愿意讓自己用這種方法來解毒。

相反,如果自己沒有這么做,而讓徐姻知道了,恐怕還會怪罪自己。

所以,劉浩也就沒有再過多的猶豫。

反正,兩人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也就沒那么多避諱了。

當即,他便將徐姻的衣服脫了下來,然后,上了床!

……

“我的女兒啊,怎么這么可憐??!之前被人下了毒,現在還要被人羞辱!”

而這時候,另一個房間里面,在劉浩離開之后,就有婦人抱起了被劉浩動了刀的女孩,一個勁的哭,一邊哭,還一邊埋怨著。

但也不敢指名道姓,怕被劉浩聽到。

只能是暗暗的罵。

“我看他這根本就是在報負我們!”

有人就忍不住低聲說道。

“是又怎么樣?”

又有人說,“能怎么辦?”

“們夠了嗎?”

徐民瞪了這些人一眼,冷冷的道,“他要真想羞辱們,還能有們在這兒說話的份?”

“一幫子頭發長,見識短的婦人!”

“整天就是為恐天下不亂的到處扯嘴皮子!”

“們要是少點埋怨,多點信任,何至于剛才嚇得跟個鬼一樣?”

“他劉浩好心救們的女兒,到頭來,們還在埋怨,們的腦子,到底是不是進水了?”

本來,徐民是真的沒心思去管這些人的。

但就劉浩剛剛過去這一會兒的功夫,他就發現自己兒子的膚色中有了血絲。

身體似乎也有了一些熱度。

他就知道,劉浩沒有騙他。

他兒子是真的正在好轉中。

想到兒子不會死,他自然也就明白,劉浩剛才的動作是在救人!

所以,在聽到這些人埋怨的時候,也就有些惱火,忍不住就開罵了起來。

而隨著徐民這話一出口,那些婦人到是都閉上了嘴巴。

不過,有幾個老家伙,就不那么滿意了。

“徐民,到底是不是七村的人???”

一個老頭就說道,“怎么說話,還幫著一個外人了?”

“就是啊,還真以為他能夠救得了的兒子了?”

另一個老頭說道,“別說救不了,就算能救了,又怎么樣呢?”

又道,“他待會救好徐姻,然后,拍拍屁股,帶著徐姻和村長就走了,就留下來我們在這兒等死了!”

此話一出,頓時,其他人的臉色也是都是一變。

紛紛開始咐和起來。

“外人?”

徐民瞪了眾人一眼,道,“就算他不是徐姻的男人,就算他和我們村子沒有任何的關系!”

“但就憑他今天,在這種時候還跑回來幫我們!”

“還能幫我們救人,他就是我們的恩人!”

“們怎么就有臉說他是外人?”

有人就反駁道,“我們也救過他??!這自然是扯平了!”

“們沒有,我也沒有!”

徐民道,“救他的人,只有村長和徐姻!”

“相反,當初最反對救他的人,反而是們!”

“他認我們村的這份情,已經說明他足夠有情有義!”

“所以,現在的們,就是最沒資格埋怨和抱怨的!”

“還有,連村長都被們逼得主動退位了,我看們以后能夠把七村帶到一個什么位置去!”

此話一出,頓時,所有的人都閉上了嘴巴。

似乎也是被徐民的話,給觸到了心痛處。

“們放心,我徐某人,就算是死,也是死在七村!”

這時候,徐老頭來到了門口,說道,“我不會走的!”

眾人沉默,內心有些汗顏。

嘶……

“娘!”

“娘親,救我!”

“……”

也就在此時,房間內的那些女孩,一個個的都睜開了眼睛,發出了喃喃的求救之聲。

“女兒,醒了!”

“女兒,可算是醒了!”

“……”

頓時,那些婦人一個個的都是開心了起來。

之前略顯沉悶的氣氛,在這一刻,也是活了一些。

看到這一幕的徐民,也是搖了搖頭。

對于這幫子人,似乎也是顯得有些失望。

而徐老頭則是默默的轉身,走到了院門口,然后,就像一塊化石一般,安靜的站在那兒。

孤單的守著院子的大門……

類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