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下载汅详情介绍

宋逸珂緩步踱過來,臉上帶著困惑:“她現在自己也是女子,為何要貶損女子?”

呵。

因為別人過著她過不上的日子,自己明明羨慕得要死又不想讓別人知道,于是就狠狠唾棄那些讓她羨慕的人。

這些人有個共同的名字叫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這世界上起碼有三分之一的人是這樣的。

宋逸珂濃眉微蹙:“可是我們自從出谷以來,什么都沒做過??!”

林夕冷笑:“在谷里也沒做過什么啊,她不還是照樣兩次想要拔了我的草芯去救人?”

“我懂了,她對我們懷著惡意,并不需要理由?!?/p>

遠遠的,林夕看見肖云昉身邊的孔嬤嬤急忙忙的走了過來,遂回頭對宋逸珂笑道:“你需要學習的東西還多著,若是這肖氏邀請我,是要帶著咱們去京城,那么她也是對咱們懷著惡意的人?!?/p>

小藍的神奇功效決定了她和曾經的小綠若想要有一份安穩生活,就必須要擁有足夠自保的能力以及可以應對各種復雜人心的頭腦。

既然你這么在意小藍,宋逸珂,請你快速成長起來。

你早日領教來自這世界深深的惡意,

書房里的清純美麗少女圖片安靜純美

然后開啟愛他媽誰誰的快意人生。

先招待姨娘,再招待正頭奶奶,林夕的小花廳今日真是蓬蓽生輝。

因著來的都是女眷,宋逸珂選擇回避,徑自去了小書房里頭鉆研那些搜羅來的各種書籍,小藍說的沒錯,他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太多。

經過這些事情,他已經開始明白,不是他不想招惹麻煩,麻煩就不會來的。

他邊默默看書邊分心二用聽著小花廳里的動靜,原本令人觀之可親的和煦眸子已經瞬間冷厲如刀。

小藍說的沒錯,那個姓肖的果然來請他們一同進京,說是那邊的宅子也已經給準備好了,左右他們也是出來歷練的,不如一同去看看物華天寶的圣京都城。

守在門外伺候的小廝突然感覺從身后傳來一股森冷,不由得激靈靈打了個寒噤,已經快到盛夏了,怎么他卻感覺像是要入冬了,該不會是大夏天的得了風寒吧?

那可不成啊。

大奶奶可說了,過幾天就都去京城的,他們這些表現好的人自然都要跟著去。

圣京城??!

那可是天子腳下,有生之年能去一次,見見繁華的都城,遠遠看一眼皇宮,足夠回來他吹完整個下半輩子。

果然,大奶奶走了之后,整個院子里都開始行動起來,反正也才搬來不久,并沒有太多行李要帶,路上一切嚼用也都是葉家和蕭家負責。

林夕跟宋逸珂樂得做個甩手掌柜,一直是依舊你儂我儂,宋逸珂臨走還一再叮囑看家護院的人,務必要照看好那架葡萄,那是小藍最喜歡的。

這一把狗糧幾乎快把眾人給齁死。

現在連葉江淮都對宋逸珂的所作所為頗有微詞。

男子漢大丈夫,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活就要活得出人頭地,瀟灑肆意,整日被個婦人拿捏得骨酥肉麻,百依百順,成什么樣子?

最惡心的是,現在整個郡府上至世家小姐,下到丫頭婆子,幾乎人人都說這個宋公子是個萬里挑一的好夫婿,藍小姐真真是好運氣。

可不滿歸不滿,他仍舊得帶上這位妻奴宋公子,因為進了京以后藍小蝶就是他們的敲門磚。

也不知道三丫頭從何處打聽來的消息,說太后整日被舊疾沉珂所擾,皇后娘娘也有婦人家難言之癥,藍小蝶若是能治得好宮里頭那兩位,他何愁升遷無望?

葉江淮雖然并不指望依靠個大夫來給自己提攜前程,但是能走捷徑為何要拒之門外?

他的人生信條就是:人生得意須盡歡,識時務者為俊杰。

前一條保證他活的快意,后一條保證他可以長久活的快意。

所以盡管心中很是不滿,他依舊將宋逸珂當做朋友兄弟平等論交,并且嚴令下人切不可怠慢了二位貴客。

葉家闔府幾乎都出來相送,郡府里也來了幾位平時私交不錯的官員和家眷,眾人依依惜別。

葉江淮一揮手,頭車車夫喊了嗓子“一路順!”然后車馬轔轔聲中,十多輛大車逶迤而行,浩浩蕩蕩離開了乾南郡。

古代女眷很少出門遠行,當然,白凝香和林夕這種動不動就飛沙走石的妖精除外。所以第一天的時候無論是主子還是下人大家都時不時悄悄掀了車簾向外觀望,頗感新鮮。

等到了第二天,就再沒人看向外面了,又熱又無聊,有那功夫還不如睡會覺時間過得還快些。

只有藍小蝶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自從上路一來就沒停止過咋咋呼呼,讓葉江淮的心情始終在繼續前進和把那對活寶丟出車隊之間徘徊。

幾乎每路過一處城鎮或集市,但凡涉及到吃喝玩樂的東西,這個一點教養都沒有、瘋一樣的女子總要下去大包小包的買,而那個妻奴宋逸珂就笑呵呵一包一包的往回提,從來不見他有絲毫不耐。

藍小蝶倒是極其大方,總是把買來的東西分給眾人。

當然,看到自家男主人越來越臭的臉,那些很有眼力見的隨行人員誰都不敢收她的東西。

因為吃口東西或者收個不值錢的小玩意兒得罪了自家當家人可不是什么明智之舉。

而藍小蝶也混不在意,依舊是該吃吃該喝喝。

白凝香一路上沒少跟葉江淮說藍小蝶這對未婚小夫妻的壞話,身為女子,一點都不矜持,一路之上大呼小叫,累得眾人都跟著丟臉面。

毫不避諱與尚未過門的夫婿共居一室、共乘一車,簡直不知廉恥。

貪吃貪玩,不懂勤儉持家。

總之這個女子身上的缺點簡直罄竹難書。

宋逸珂也是個是非不辨的蠢貨,活該眼瞎到了八輩子血霉跟這樣的女子有婚約。

葉江淮深表同感。

肖云昉見白凝香在潛移默化影響著葉江淮對藍小蝶兩人的觀感,于是不動聲色將葉江淮叫過去耳語一番。

白凝香明顯察覺到,自那之后,葉江淮就很少跟自己再談及藍小蝶和宋逸珂了。

這一日,眼見得苦熬了半個多月,終于進入京都地界,眾人幾乎個個都是望眼欲穿。

古時候道路顛簸,主子們就算乘坐豪華軟臥,又沒有橡膠車輪用來減震,一路下來也都是叫苦不迭,更遑論那些坐著硬板車屁股坐到麻木的仆從呢?

所有人都恨不得一步邁進圣京城的宅子里,好好洗個熱水澡,躺在被窩舒舒服服睡上它十天。

結果藍小蝶卻突然跑過來大聲喊叫著,阻止住眾人不許大家往前走了。

類似文章